在死亡面前的恐惧与信念─从电影《神鬼猎人》谈存活与存在的差异

  • 作者:
  • 时间:2020-06-27

◎徐砚美

恐惧死亡之于存活具有意义,因为它使人奋力地寻找生路,并从死亡面前潜逃,但,之于存在却显得荒谬可笑,因为存在的价值并非在于「活着」,而是在于「如何活着」,甚至是「如何死去」。所以,存活的高度仅仅是维繫生命的迹象,存在的高度却建立于信念与思想;存活的慾望在死亡面前往往自惭形秽,存在的信念在死亡面前却能昂首阔步。

《神鬼猎人》便是一部透过主角猎人休格拉斯(李奥纳多狄卡皮欧饰)与背叛他的同伴约翰费兹杰罗(汤姆哈迪饰)辩证二人对于「存活」与「存在」二种截然不同的生命哲学,用以启发观众自省的电影。二个半小时的电影,从内而外的令人发冷,不是因为剧组远赴加拿大在隆冬风雪冰天的森林之中拍摄,而是因为看见电影中的角色,其人性在存活与存在二者的抉择间,透露出一种极端孤独的境遇,好像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另一个人,令人巴不得在电影院里也能生一把火来取暖。
在死亡面前的恐惧与信念─从电影《神鬼猎人》谈存活与存在的差异

英雄的传奇与落难
《神鬼猎人》的主角休格拉斯是美国十九世纪的传奇英雄人物,电影中叙述他曾居住在较为和善的印地安人部落当中,并且爱上一名印地安女子,然而,所处的部落竟被一队军人掠夺,一阵烧杀掳掠中,他的妻子遭到杀害,儿子也被火纹身,气愤难平的他,杀死了当时一名中尉军官。

事实上,这对当时北美洲的西进史是一大冲击,因为对于一个新大陆来说,所有文明社会的掠夺行为,都被莫名的合理化,而原住民的一切防御行为,竟被视为是一种野蛮的暴行。这样的历史观点,一直要到近代才有人重新反思。然而,休格拉斯在这件事情之后,带着儿子参与了皮革公司的远征队伍,期盼前进到洛矶山脉的深山之中,获取猎物来製作皮革。不料,在一次採猎的过程中,三十几人的远征队竟遭到印地安「瑞族」的攻击,休格拉斯协助队长安德鲁以及队员们奋力突围脱险,却又在森林中意外遭到野熊袭击。身受重伤的休格拉斯奄奄一息,安德鲁命两名队员费兹杰罗与吉姆,以及休格拉斯的儿子留下照顾。
 
但是,费兹杰罗却因恐惧瑞族的攻击以及隆冬的严苛气候,私自决定要将休格拉斯杀害,过程中,却又被休格拉斯的儿子发现,于是他决定痛下杀手,并且欺瞒同行的吉姆,捏造休格拉斯的儿子失蹤、休格拉斯死亡的谎言。然而,眼睁睁看见唯一亲人受害,又被抛弃在酷寒森林的休格拉斯原本近乎回天乏术,却奇蹟生还,并拖着重伤的身体,在雪地中爬行,几次历经生死关头,唯一的信念就是回到文明世界,找到费兹杰罗,讨回公道。

该片的导演即是去年凭藉《鸟人》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的阿利安卓冈札雷伊纳利图。在刚刚颁发的73届金球奖中,他又以《神鬼猎人》荣获最佳导演,而担纲主角的李奥纳多,更以该片第三度获得金球奖最佳男主角的殊荣,且该片也拿到了剧情类最佳影片的奖项,足以说是该届的大赢家。而从该片壮阔的自然景致的拍摄,蒙太奇的手法穿插,极具美感的摄影,结合剧中角色孤绝坚毅的内心世界,以及环境之于生理上严峻的挑战,能够获得奖项肯定,足以说是实至名归。
在死亡面前的恐惧与信念─从电影《神鬼猎人》谈存活与存在的差异

同样面临死亡  不同态度

严酷的环境常常能够像一面镜子,映照出人心底最真实的样态,因为,它会使人逼视「死亡」。死亡一直是人类企图逃避,或者是延迟面对的,然而,凡是能够坦然面对时,我们活着的方式也将彻底改变。电影中,休格拉斯与费兹杰罗所面对的是一模一样的环境,更进一步,他们也都要面对瑞族人的威胁。然而,休格拉斯自始至终都企图协助远征队的人突围,想尽办法让众人能够化险为夷;相对的,费兹杰罗却不断地力保自己的安危。

休格拉斯面临死亡的态度,是从容的,在电影里给予的动机是─他有所爱。曾经是他的妻小,妻子死后,剩下的是他的孩子。费兹杰罗面临死亡的态度,是恐惧的,在电影里却毋须给予任何动机,因为,存活,就是他唯一的动机。

爱,是一种信念,活,却是一种渴望。往往这两件事情,都会赋予人类庞大的生存动力,但是,在最艰困的环境下,前者不会褫夺、伤害后者,后者却会。原因很简单,前者是在战胜恐惧下,将自身致之于度外,以至于可以将存活的目的扩及到身边的人;后者,是在臣服恐惧后,将自身看为最重要的,以至于存活,变成一种最自私的存在。
在死亡面前的恐惧与信念─从电影《神鬼猎人》谈存活与存在的差异

同样面临孤独  相同勇敢
近年来美国描述大西进历史或者是西部主题的电影相对谨慎,毕竟到了廿一世纪,人类对于自身文明建构过程中所施加的暴力与不文明已经开始进行反思。《神鬼猎人》作为一部西部电影,描写印地安人的角度我认为是相对忠实与中性的。例如,电影中的瑞族人看似野蛮与残酷,但是,一段瑞族首领与法国军人的对话,告诉军人说这块土地原来就是自己族人生存的场域,而外来者竟用「交易」的方式,企图与他们交换资源,甚至还出言不逊要求族人交出年轻女性供其洩慾。而瑞族首领之所以要攻击这些外来的商队,最主要也是因为他的女儿被白人带走。

另一方面,在休格拉斯千里跋涉的过程中,遇到一个较为和善的印地安人,他在听到休格拉斯的遭遇之后,不仅给予食物,更照顾了因为伤口溃烂而发烧的休格拉斯,只因他的家人也全部遭到杀害,仅剩他一人。同样面临生命的孤独,这个印地安人选择的是与休格拉斯一样的态度,同理孤独,并陪伴孤独。因此,二人在孤独的大地结伴同行,直至这名印地安人也遭到杀害,并且被悬吊在树上,身上还挂着「我们同样是野蛮人」的牌子。看似悲剧式的结局,不免让我们更深一层的反思,何谓文明?何谓野蛮?失去一切的二人与拥有一切的外来者,谁是强权?谁是勇敢?

很多人将休格拉斯的生存意志定义在「复仇」,我却认为「复仇」是一条显而易见的明线,但是在他说出:「复仇,操之在上帝之手,我们只是顺应自然,看着必然发生……」时,上帝与自然,顿时将这个角色的精神层次以及整部电影的主题向上提升了。看完电影的结局后,走出电影院,细细思考才会知道,原来存活,是人对于选择的坚持,但是,存在,是人对于生命的尊重,同时也是对自然与上帝的降伏与崇敬。

神鬼猎人  The Revenant
上映日期:2016-01-08
级  别:限制级 
导  演:阿利安卓岗札雷伊纳利图
演  员:李奥纳多狄卡皮欧、汤姆哈迪、多姆纳尔格里森、威尔普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