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丰金弊案全解读,金管会手中的美方机密报告

  • 作者:
  • 时间:2020-06-18
兆丰金弊案全解读,金管会手中的美方机密报告

兆丰银行因违反美国纽约州的洗钱防制法申报规定,被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署重罚 1.8 亿美元,行政院更史无前例下令成立专案小组究责,兆丰银行的案件势将引发金融界与政坛的滔天巨浪。

「如果兆丰银前董事长蔡友才有相关的责任,不排除约谈他来说明……」金管会副主委桂先农在 8 月 22 日晚间主持记者会时,神色凝重地表示。

这已是行政院于一天之内针对兆丰银被美国处罚案所召开的第 3 场记者会了。当天稍早行政院与财政部便分别召开记者会,决议由金管会、法务部、财政部、中央银行 4 个部会合组专案小组调查,并向相关人员严厉究责。

行政院长林全甚至蔡英文总统究竟看到了什幺资料,会让他们如此大动干戈的下令彻查兆丰金纽约分行遭罚违反《洗钱防制法》弊案?据桂先农透露,美方曾提交一分祕密资料给金管会,「但资料是美方的,我们不能单方面发布。」是不是这分资料的惊爆内容,才让府院决定彻查到底?

与此同时,除了府院的大动作之外,民进党籍立委也状告蔡友才,台北地检署并以「他」字案依法侦办,并将矛头指向蔡友才,约谈他到案,并改为「侦」字案。连串的动作让不少人心生山雨欲来前的乌云罩顶压力。

而身处风暴中心的蔡友才,除了主动联繫财政部、金管会官员外,也打了几通电话给一些媒体高层,但一如既往的安排行程,包括和同学聚餐;他并多次向电话採访的媒体说:「要查赶快来查,我内心坦蕩蕩。」为自己大大抱屈。

为何都和兆丰海外分行有关?
神祕的巴拿马 90 个帐户,与高达 3,800 亿台币的资金流向

时间回到引起轩然大波的 8 月 19 日晚间 10 点半。正当所有人準备好好享受悠闲的周末时光,兆丰金控却无预警地召开重大讯息记者会,说明兆丰银纽约分行 2015 年遭美国金融服务署(New York State Depart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简称 NYDFS)实地金融检查后,以违反美国洗钱防制法申报被处以 1.8 亿美元罚款(约 57 亿元台币)。

裁罚金额惊人,但兆丰银在大阵仗的记者会中却仅仅轻描淡写地表示在缴纳罚款后,将持续与 NYDFS 合作,全力改善兆丰银行纽约分行防制洗钱各项机制。然而对比 NYDFS 于当天所发的新闻稿内容,却令金融业界看得怵目惊心,完全戳破兆丰银行过去公股银行模範生的表相。

金检报告中,对兆丰银纽约分行的金检评语是「极差」(extremely troubling),而且 NYDFS 的主管 Maria T.Vullo 还特别强调,NYDFS 无法忍受任何明目张胆地漠视(flagrant disregard)美国防制洗钱规定的金融机构,且将採取强而力的反制行动。

NYDFS 为什幺对兆丰银纽约分行如此恼火?

除了文中直指驻外法遵人员不懂在地法规,还兼任融资、资安业务,未将该申报的资料翻译成英文等之傲慢作为,真正的关键在于兆丰银总行及纽约分行对于巨额金融交易风险完全漠视。

根据 NYDFS 的报告,兆丰银在巴拿马有两个分行,一个在巴拿市,另一个在巴拿马箇朗(Colon)自由贸易区内,在 2013 年到 2014 年间,兆丰银行纽约分行与巴拿马箇朗分行间的金融信用交易(credit transactions)高达 59 亿美元,而与巴拿马市分行的交易为 56 亿美元,两者合计高达 115 亿美元(约新台币 3,800 亿元)!

NYDFS 直指,兆丰纽约分行对这 3 个海外分行之间竟有如此庞大的金融交易,竟然几乎没有任何警觉,也屡屡拒绝说明帐户与相关业务内容。甚至美国联準会官员 2015 年 10 月到兆丰银行拜访时,也未获得兆丰银行重视,因而对兆丰银行加处高额罚款。

兆丰为何不愿申报那神祕帐户资料?
还敢和美国打官司、宁愿让兆丰被罚 57 亿

今年 1 月才卸下金管会主委职务的国民党立委曾铭宗对此表示,近年来金管会金检重点在中国,他先前并不知情,事件爆发后他归纳兆丰银于事件中主要缺失为:不重视法遵、有部分应申报而未申报的案件,反恐洗钱制度未落实。

「兆丰银行如果真的有洗钱的话,不可能只罚 1.8 亿美元,」他指出,兆丰纽约分行和 NYDFS 认知歧异最大之处,就是有部分帐户的钱是从第三地汇进兆丰银行纽约分行,再从纽约分行汇到巴拿马纸上公司的帐户,因为后来巴拿马有严格要求清查,兆丰银行关闭了部分找不到联络人的帐户。

曾铭宗指出,兆丰银可能认为纽约分行只是中转,对于已关闭无法汇款的帐户,并不需要把这些帐户申报为疑似洗钱帐户,但 NYDFS 不接受,而且过程中兆丰银行的法遵人员很强势,口气不好,造成双方沟通不良,引起美方不满,导致后续的重罚。

然而,却也让外界更起疑窦,兆丰纽约分行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美方金检人员「口气不好」?已向北检控告蔡友才涉嫌背信、洗钱及违反《金控法》的民进党立委蔡易余直指,这背后一定还有很多人谋不臧的事情。

他甚至质疑,美国这波针对巴拿马文件的裁罚名单中,兆丰金被处罚的金额排名 11 名,并不是特别多,所以兆丰银之所以宁愿被处罚都不肯提供资料,就是为了掩盖背后庞大的共犯结构。海外金融界知情人士透露,其实早在 2015 年 9 月,兆丰金检未过事件就已传得沸沸扬扬,甚至闹上美国法院,兆丰声称纽约分行为独立实体,不受美国纽约州政府管辖,应享有国际礼让,9 月法院判决出炉,纽约州对兆丰纽约分行在内的 14 家外银海外分行拥有管辖权,驳回兆丰申诉,还登上《国家法学评论》(The National Law review)版面。

但让人纳闷的是,主管机关竟然对此竟然毫不知情,财政部、金管会不但表示事前完全不知情,在今年 3 月前,兆丰银行董事会上也完全没讨论过此事。即使相关金检报告在今年 2 月 9 日便从纽约送达兆丰银行台北总行,要求兆丰银行对金检的内容提出改进报告,但兆丰银行仍直到 3 月 24 日才完成相关报告送交 NYDFS。

且依规定,兆丰银行必须在把文件送给 NYDFS 的两个月内向金管会申报,而兆丰银行却等到期限快届满前的 5 月 18 日,才向金管会申报。兆丰的拖拖拉拉,最后竟只给主管机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反应。根据官方说法,7 月底兆丰银接到确定裁罚通知后,才于 8 月初由兆丰银总经理兼代理董事长吴汉卿向金管会副主委桂先农和财政部政务次长苏建荣报告兆丰银纽约分行遭美国纽约州惩处一事。8 月 16 日徐光曦接任兆丰金董事长上任后隔天便飞美交涉;徐光曦虽然不愿对案情表示意见,但还是说,他出发前其实「还不完全了解案情」,但为表示诚意才直接飞美,并几经调停,才将罚款金额降到 1.8 亿美元。

蔡友才为什幺不见美国来使?
尊重纽约法遵意见、不知道巴拿马帐户名单……

苏建荣指出,根据兆丰银行报告,2012 年兆丰银巴拿马两分行约有 170 个客户与纽约分行进行汇款交易,但纽约分行只申报了七十多个帐户,另外约有 90 个帐户未申报。兆丰银坚称,根据巴拿马法规,这些帐户已结清关闭,不须向美方申报,但如今再看,NYDFS 和金管会均不认同这种说法。

桂先农表示,按台湾现行的防制洗钱规定,银行除对于洗钱的行为必须依法申报,对于疑似洗钱的行为也要依法申报,不能说只因为对方帐户被关闭了,就不须申报。桂先农表示,这部分金管会将要求兆丰银行提供更详细的资料,兆丰银行纽约分行的人员为何会有这种认知?况且还涉及将近 4 千亿台币的交易金额?

对此,蔡友才表示,美方的确于 2015 年 10 月 5 日来兆丰银行台北总行,但当天刚好立法院财委会开会,他和总经理都要到场,早上 8 点半就出门,所以特别找了英文比较好的两个副总接待,也有交代要代为致歉,回来后才听副总报告说美方很不高兴,「我也不知道为什幺,当时根本也没有想到问题会这幺严重!」

蔡友才表示,兆丰银行纽约分行的法遵人员按照自己的判断,拒绝提供巴拿马关闭帐户的资料,根据分层负责的概念,本来也是对的,因为法遵有其专业坚持。

蔡友才表示,2015 年他去巴拿马时,巴拿马政府还称讚兆丰银行处理得很好,并将他访问的照片贴在官网,但没想到在美国这事会这幺严重。

至于最关键的那九十几个帐户究竟有什幺敏感的人、敏感的资金交易?蔡友才只说:「我真的都不知道,这都是交由分行的人处理。」

只是,从蔡友才后来协助尹衍樑狙击中信金股权事件看来,蔡友才轻忽纽约分行案的冲击,很可能是因为他当时心已不在兆丰金、另有第二春的规画了。依时程来看,今年 2 月底,蔡友才的核心部属兆丰证董事谢泓源先行请辞,随即在润泰集团董事长尹衍樑的支持下成立鑒机投资;3 月底蔡友才以身体与家庭原因闪辞兆丰银行董座获准,随即在 4 月获聘为国泰金董事,并在 8 月接下鑒机管顾董事长一职。

对此,蔡友才回应,「我在 3 月 24 日的董事会上报告行动方案,跟美方回覆会半年内改善,分行也回称没问题,我才坦然辞职离开,中间隔了 4 个多月,现在要罚这幺重,我都不知道后来他们是怎幺处理的?」蔡友才的说法不无暗指新经营团队应负最大责任的内涵。

兆丰金的独董哪里去了?
公司治理优等生,却完全不见董事会发挥功能

然而,兆丰银行纽约分行发生如此重大疏漏,从上到下竟无人即时警觉,对于一个公司治理评鉴中每年名列前茅的金控公司,可说是匪夷所思。

连有权调阅帐簿、独立行使职权的独立董事都被瞒在鼓里,更令人不可思议。事发后本刊曾致电兆丰金独立董事李存修询问看法,但他说「公司有发言人,他不愿对此表示意见」。态度之消极,令人不知该如何对独董角色抱持希望?

苏建荣表示,兆丰银行发生如此重大事件后,不但未在董事会中报告,而且迟至 8 月 4 日才向财政部报告。因此要求未来所有公股行库未来若发生类似事件,除向金管会报告外,也要同步向财政部提出相关报告才行。

另外,各公股行库国外分行的法律遵从人员,往后必须採取「在地化与专业化」的原则,聘任当地专业的人员,不可以用兼任的方式便宜行事。

案件仍在滚动中,兆丰银行未申报的那 90 个帐户,到底是谁?金额多大?有没有如外界质疑的协助将国民党党产洗到海外?可能是未来专案小组中法务部要追查的重点?

面对北检的约谈、财政部、金管会的责难,蔡友才除了再辞国泰金控董事获准外无奈地表示:「我只有叹人间冷暖,还有什幺好谈的?」然而,在感叹人情冷暖之际,蔡友才恐怕还得仔细了解一下,他在兆丰金董事长任内的那段时间,美国纽约分行与巴拿马那两家分行间的巨额汇款往来,背后究竟暗藏什幺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