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书游:婆罗浮屠 古迹承载传奇

  • 作者:
  • 时间:2020-07-09

作为全球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国家,印尼在中爪哇一带保留着两个分别是佛教与印度教的古迹建筑,很难想像当初其在这片土地上繁茂发展的景况。历史缺页的神秘幽昧中,孕育着浮想张狂的好奇。


飞往印尼爪哇中部的日惹(Yogyakarta)时,我坐在机舱内回想是次旅程的起始点,那的确是源于一次粗浅的意外碰撞:一张网络上调色技巧高超的摄影作品、一座掩映在丛林里的神秘废墟,加上一趟不久前完成的吴哥王朝巡礼,延烧成我对东南亚文明遗址的朝圣想望。

快意书游:婆罗浮屠 古迹承载传奇婆罗浮屠一共分成9层,分成三个佛教境界,分别是欲界、色界和无色界。

作为全球拥有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国家,印尼在中爪哇一带保留着两个分别是佛教与印度教的古迹建筑,且至今没有太多文献记载它们的建造与失传原因,综观今日境内伊斯兰教作为国教之昌盛,很难想像当初其他宗教在这片土地上繁茂发展的景况。历史缺页的神秘幽昧中,孕育着浮想张狂的好奇。

距离日惹市中心西北40公里的婆罗浮屠(Borobudur),正是我们此趟行程的重点,这座大乘佛教佛寺据考古学家推测,可能建于公元约800年,那是信奉金刚乘佛教的爪哇古国夏连特拉王朝(Syailendra)的统治时期,但由于史实记录不全,其兴建原因与后来的陨落均不可考,只知道一次火山爆发,导致整座佛寺被湮灭在热带丛林里,沉睡了近千年。

快意书游:婆罗浮屠 古迹承载传奇世界最大的佛寺在印尼日惹。

直到19世纪印尼被英国殖民,知名的史丹福莱佛士(Stamford Raffles)在调查当地风俗民情时发现了这块秘宝,终于让它重见天日。

这样的身世听来宛如吴哥古迹群的相仿命运,辉煌古老的王国经历天灾人祸,倾覆在时光的荒烟蔓草中,直到殖民统治的异邦人将之挖掘出土,把它拱上国际舞台,成为与中国万里长城、印度泰姬陵和柬埔寨吴哥窟并列的“古代东方四大奇迹”。

旭日东升拾级登顶
早上四五点天未破晓,我们就乘坐包车从酒店往郊外,一路飞奔赶在日出前抵达古迹外的购票中心。

自199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婆罗浮屠便一直是爪哇乃至全印尼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加之在2012年,这里被健力士世界纪录认证为世界最大的佛寺,慕名而至的旅人每年高达百万人,可想而知,每日的入园人次有多庞大。

快意书游:婆罗浮屠 古迹承载传奇墙身上的浮雕大多讲述佛家因果和佛陀悟道的故事。

就像泰姬陵等所有被镀金后的世界遗产,乌漆嘛黑的景区门外早已车潮人流众多,我们随大部分金发碧眼的老外一起排队,鱼贯走过检票口,未到早上六点的气温有些偏凉,还好我们都记得司机兼导游的叮嘱,带上了外套。日惹虽和大马一样位于赤道,但因海拔高度的关系,在特定季节,昼夜温差会相对大些。

由于天色实在太黑,我们打开景区提供的小型手电筒探路,拐过几个弯后,一个嵯峨如山的巨大黑影倏地矗立在不远处,顶部尖塔成群,在墨紫色的穹苍下如《魔戒》里的魔多。

快意书游:婆罗浮屠 古迹承载传奇72座钟形塔是婆罗浮屠最广为旅人所知的形象。

一道光流从黑影中间剖开,逐步上升——人们正提着手电筒拾级而上。我们踩踏像吴哥寺院的石阶攀升,周围剪影幢幢,直到顶部,才发现参观者都聚集在东面,耐心等待今天的第一道曙光。

随着旭日东升,把周围阒黑驱散,我才逐渐看见婆罗浮屠顶层更多的轮廓细节。根据背景资料,婆罗浮屠占地接近15公顷,从最底下的方形塔基一边上升一边缩窄空间到最高处一共有九层,形成典型的曼陀罗佛塔祭坛,象征大千世界。

九层三界天圆地方

根据佛教典故,最底下的塔基为欲界,二至六层为色界,两界皆呈方形,七至九层为无色界,呈圆形,方底圆台代表天圆地方。我可以想像,古时候的僧侣或信众,藉由身体和建筑物的互动关系来领悟三个修炼境界的刻苦历程。

等到晨曦越见透亮,气温回暖,山岚也消隐而去,身边人潮开始四处走动参观,穿梭在一尊尊钟形舍利塔之间,从洞孔可见里面盘坐着不同手势和表情的佛陀像,而这72座钟形塔便是婆罗浮屠最广为旅人所知的形象。

快意书游:婆罗浮屠 古迹承载传奇婆罗浮屠与中国万里长城、印度泰姬陵和柬埔寨吴哥窟并列“古代东方四大奇迹”。

我绕着正中央最大的舍利塔一圈,纵览四面风情,从这个高度能够一并将远处的山棱线和底下层层叠叠的佛塔兜入眼帘,有一种万象森罗的庄严神性,而当不同肤色的参观者游走其中,喧哗交谈时,又为这幅画面添加了色身入尘世的凡俗人性。

离开塔顶沿着阶梯往下,我们穿过佛塔各层回廊,从无色界的天神领域缓缓走进色界人间,看更多雕刻在塔身的立面浮雕。

婆罗浮屠一共有2670块浮雕,分叙事浮雕和装饰浮雕两大类。和吴哥寺的浮雕一样,这里的雕刻也属于石雕,在不同的量体组合成的墙面上,镂刻出精细的人物肢体与动态,仔细观察,浮雕大多讲述佛家因果和佛陀悟道的故事,而此时太阳高升,将壁龛里的浮雕神韵映显得更婀娜活灵。

神秘微笑无穷想像

等到我们回到最底下的塔基处,我们抬头仰望,婆罗浮屠巨大而肃穆地矗立在蓝天下,像一首旷世史诗,也像一部佛教经典。

快意书游:婆罗浮屠 古迹承载传奇其中一尊露于钟形塔外的佛像。

古人打造这样一座恢宏的建筑来宣扬佛法,如绘卷般的浮雕细细描摹出佛教教义。除此之外,就没留下任何关于建造者或是时代背景的文字史载。

不若灿烂的吴哥王朝有唐代使节周达观《真腊风土纪》的详细记录,也不像泰姬陵有诗人泰戈尔为她写下一滴眼泪;婆罗浮屠只是静默无语,面对一代接一代试图揭开她神秘面纱的学者,佛像群在岁月的绿荫下依旧但笑不语,留给后人未解的谜团和无穷的想像。

走出园区之前,我最后一次回过头去,心想,在这个人心和大环境都拚命声嘶力竭的当代,沉得住气的沉默反而会让人想要清楚听见你。

文:颜书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