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书游‧金阁寺喜逢元旦初雪

  • 作者:
  • 时间:2020-07-09

这一天,我们计划到金阁寺去,因为一心想看雪拍雪的旅伴看到天气预报说“大约中午会开始降雪”后,便决定一路杀到那里去……


这幺说或许陈腔滥调,但我深深认为自己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我在夏冬两趟日本之旅中都碰上了非常难得的“一日限定”礼物。那年夏天,我在富士山下遇见了百年一现的“Full Honey Moon”(满蜜月),像是被裹上一层蜂蜜的满月悬挂天际,与壮丽的富士山一起倒映在精进湖面,那个画面让我至今难忘。而同年冬季的关西之行,日本也很慷慨地送给我另一份超级限定大礼:元旦之雪。

话说在安排行程之际,我们上网查看了天气预报,发现这一次的“年末年始,天气比起往年似乎更冷,平均气温介于零下三四度,并且预测1月1日会飘雪。

怕冷的我在出发前就已经时时将御寒这件事系在心上,以至于对“素未谋面”的雪也不敢抱太大的期望,更不敢高估自己对雪的恋慕——谁知道我究竟会不会冻得嘴唇发紫、脸色铁青而半路投降躲回旅馆里去?因此,拥有自知之明的我,仅抱持着顺其自然的心情,对“雪见”也变得没那幺执着或高度期待了。

元旦早晨不见雪

前一晚在知恩院和八阪神社跨年迎春后,元旦早晨醒来,我并没有梦见富士山、老鹰或是茄子(典故:日本人相信新年的第一个梦、也就是“初梦”中梦见“一富士、二鹰、三茄子”是吉祥的象征),只是打开通往阳台的门,看看外头是否下雪了。完全没有。天空一片澄澈,阳光正好,比起除夜的冬雨,元旦晨曦的好天气,让人为之一振。

本名鹿苑寺的金阁寺是幕府将军足利义满退出沙场后于1394年建造,作为其晚年的安养之地;1950年,一位年轻的见习僧人在此自焚身亡,火势殃及金阁,将之焚毁,当时轰动全日本,也成为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撰写同名小说的灵感来源,如今看到的金阁寺是于1955年重新修造的。

美的极致带来毁灭

来到鼎鼎大名的金阁寺前,我看着在绝对湛蓝的天空下闪烁金光的金阁寺巍峨伫立于湖的对面,在那一刹那,我似乎有点明白三岛笔下的《金阁寺》中,口吃的小和尚要烧毁金阁寺的心情。

如果美的事物无法超越时间长久永存,美便会带来悲哀。当美得让人无法承受时,不如趁早毁之,让这个美以超脱四维现实的形式存在于人们的幻想里。

用金箔装饰二楼及三楼墙身的金阁寺,映照着它面前的镜湖池,池中有许多名松奇石,我站在池畔,看着风吹皱了池水也糊掉了倒影,只残留一抹纯黄的金在水面上荡漾。因美迟早会幻灭,所以才要亲手终结吗?但不会逝灭的美或许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时我注意到空气中有些不知名的细碎屑屑不断从天而降,细得肉眼几乎看不见?

“下雪了!”在我身旁的旅伴惊呼出声。

这一天我们计划到金阁寺去,因为一心想看雪拍雪的旅伴看到天气预报说“大约中午会开始降雪”后,便决定一路杀到那里去,“雪の金阁”是他热切期盼的拍摄主题。

金阁寺如披上白棉被快意书游‧金阁寺喜逢元旦初雪金阁寺只有二层和三层的墙身贴上金箔。

天气预报果然有够精准,中午一到,澄净的天空便开始降雪,金阁寺周围的观光客也陆续意识到下雪,此起彼落传来兴奋的声音。

我看着眼前如痱子粉的粉雪说:“这天气预报虽说会降雪,但我想不太可能会下得足以到达积雪的程度吧?”即使会,以这阵势来看,也要至少一天一夜下个不停才行。初会白雪,当下的我竟没有太多兴奋感。

谁知道,就在刚说完这番话后,接下来一个小时里,头顶天色骤变,雪越下越大,风越吹越猛,几乎到了大风雪的地步。原本在飘雪中拍照的旅客,纷纷撑伞戴帽奔离原地,躲到屋檐下避雪。

然后一转眼,金阁寺就如披上棉被般,覆盖在皑皑白雪中,周围的枯枝、道路、地面和屋檐也全都铺满厚厚的雪堆。我简直不敢相信,世界在我眼前瞬间从彩色变成黑白。

黑白异境“失色”之美

雪霁中的金阁寺,又是另一番美。它身后群山环绕的树顿时披上了白棉,簇拥着一缕金,在茫茫雪白中格外凸显金阁的华美与灿光,夺目得让人目眩神迷,如似着魔。

我们撑着伞走出金阁寺时,大雪依旧,洒落我们的伞顶、肩膀、背包、鞋子。为了拍照而手指已经冻得快无知觉的我,跑到对街小店,买来一碗洒上了金箔的热腾腾红豆年糕,暖手暖胃一番。

搭乘巴士回到京都车站,沿途的房舍、电线杆、围墙、公车站牌、庭院都被这一场元旦之雪夺去了原本的色彩,换上一抹既浪漫唯美又看似冷酷无情的灰白异境。看着眼前绵延无尽的白,人生中初逢冬雪的我,此刻才终于迟钝地对雪景愈见钟情,愈觉珍贵。

回到旅馆时,天色已黑,但雪仍飘个不停,继续层层堆叠在每一寸摊在天空底下的所有表面上。当我们经过附近的那座小公园,看到的是和今早全然不同的景象。

深夜的秋千静止不动,弹簧小马几乎被雪淹没,看起来怪可怜的,而原本就光秃秃的草地此时宛如盖了厚厚的棉被,因为丝毫没有被人踩踏过的痕迹,所以那表面看起来就像是完美无瑕地平整,像是蓬松的棉花糖,也像夏天的刨冰,看了就有种想要刻意去踏几下好留下足印的冲动。

快意书游‧金阁寺喜逢元旦初雪金阁寺的门票以符咒的造型设计。幸运邂逅漫天飞雪

厚厚的积雪除了夺去颜色,仿佛也夺走了部分声音,四下寂寥无声,只有远处模糊的车声。我回头看自己行过的足迹,在白滑细软的雪地上印下了抹除不掉的辙痕,那就像是人生中无法修改的过去。

纵使我们走过岔路,绕了远路,或是抄了近路,唯有回首来时路,你才会明白,当今的你为何身在此地、你从何而来,也唯有你自己才会知道,接下来你将前往何处。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场大雪就只下了这幺一天,不多不少,就在正月新年的这一天,隔天雪停渐融,只剩下积压在车顶、屋顶的残雪和满地雪水;也直到更后来,看了相关新闻报导,说那年京都元旦的暴风雪是58年来首见(积雪达16公分),我才更深切地体会到自己的幸运。

幸运于自己有幸邂逅了漫天飞雪的景况,幸运于这大雪仅只一天,让我们浅尝辄止,而毫无影响我们接下来的所有行程。电视上的NHK主播报导,在元旦这一天,风雪中几乎看不见大阪城。

快意书游‧金阁寺喜逢元旦初雪金阁寺外为应景售卖的金箔红豆汤。快意书游‧金阁寺喜逢元旦初雪访客纷纷撑起雨伞。文:颜书韵──不玩会死的热写一族Play or die. Write to live
图:WeiZheng Lo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