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去中国化”是一场政治骗局

  • 作者:
  • 时间:2020-05-29

  国国民党2020初选第二场政见发表会29日下午3点在台中福华饭店举行,主题为青年、社会、文化、教育四大议题,5位参选人过招。高雄市长韩国瑜在第一阶段发言提出“文化立国、産业立命”的文化政策。他指出,过去二十年的“去中国化”是一场政治骗局,説穿了都是为了选举。但2020年的台灣不能再搞这种文化革命,我们已经失去了20年前可以成为全球华人文化圈中心的契机,怎幺能一错再错?他会积极推动亚太文化创意産业营运中心的成立,建立一个具有一半孵化、一半实务功能的国际文化创意园区,集人才培育、场域借用、配套供应、商品展示、市场测试、仲介媒合、交流论坛、风投基金等功能于一身的全方位文创産业平台。

  以下为韩国瑜第一阶段发言全文:

  主持人、各位党内先进、各位来宾,大家好:

  我一直认为我们这一代辜负了年轻人,我们的上一代给了我们很好的基础,所以我年轻的时候虽然要什幺没什幺,但总觉得一天过得比一天更好,可惜经过20多年的政府鬼混与社会对立,现在的年轻人看似要什幺有什幺,可是大部分都对未来没有信心。

  所以,我希望站出来改变鬼混与对立,因为我知道这四百多万青年三十年后的成功与失败,就是三十年后台灣的成功与失败。我相信今天在列的每一位都和我一样,我们站在这里很大的起心动念,是因为我们为这些年轻人的前途以及台灣三十年后的未来而担忧。虽然今天台上的人五位裏面我看起来最老,但其实我们年纪差距不大,三十多年前我们都是年轻人,我记得我当年研究所毕业之后薪水是四万多(新台幣)、现在研究所毕业的年轻人可能还没有四万,但是物价房价却涨了多少倍?所以年轻人被剥夺感很严重,对现实很不满、对未来很不安。

  现在青年朋友们所遇到最大的危机其实不只是低薪,而是生活在一个极端对立的社会:

  第一,台灣的年轻人才充满创意与活力,但是,因为缺乏机会和舞台,我们专业人才正在快速流失。2012年,世界知名的牛津经济的研究报告,预测2021年全球各国人才供需的落差程度,台灣将是人才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为负的1.5。尤其,随着台灣少子化的问题持续恶化,这个人才缺口的问题将更形严重。

  第二、我们拥有最自由的社会,却也有最粗糙的民主。政党恶斗让台灣最近几十年的政府政策都是偏向搞对立、炒短线、几乎没有一个政策具备长远的考量规划,此外,当今执政党为了选举,三番两次传播不实新闻,不惜错用言论自由散播偏激仇恨的语言,带头把抹黑、抹黄、抹红成为一门残害台灣善良百姓的廉价生意。为了政治目的,剥夺媒体的言论自由,严重扭曲民主的核心价值。

  第三、我们拥有世界上密度数一数二的大专院校,却也有世界上含金量越来越低的大学文凭。台灣的高等教育几乎变成普及教育,再加上政府对于技职教育与培养世界竞争力这两方面的忽视,造成了就业市场上学无所用、用无其人的怪异现象,也严重影响到台灣中长期的经济表现与産业发展。

  第四、我们拥有最丰富多元的文化资本,却有着最狭隘短视的文化政策。台灣文化本身无疑是丰富多元的,我们有原民文化、殖民文化,还有着构成主干的中华文化,原本二十年前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站上全球华人文化圈的制高点,广纳全球华语文创人才及资金,让台灣成为全球华人文创与娱乐中心,结果一场形同挥刀自宫的“去中华化”,让台灣文创越走越辛苦,也连带让流行音乐、电影电视的市场越缩越小,其实这是一场对台灣文化的巨大浩劫,摧毁的不只是台灣的传承与文化,也破坏了台灣的经济与和谐。

  因此,当我们站在这个即将分崩离析的2019年,我告诉各位,如果我们继续走这二十年的老路,这将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但是如果我们可以从2020年开始改变,这也可以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我们年轻人以及年轻人的下一代已经不只是要和全世界竞争,可能还要和人工智慧竞争,为了能让他们有更多的就业选择以及与竞争优势,我们必须从根本教育着手,首先,重新检讨并系统性落实十二年国教的配套措施:

  1.将广泛阅读、哲学思辨与AI人工智慧应用融入正规课程的系统化设计。

  2.落实与探究动手实作与思辩归纳的能力。

  3.加强跨领域学习、深度学习、并培养解决问题能力。

  4.改善师资的养成体系,保障代理教师福利,建立与正式教师接轨制度,并且鼓励创新课程中关于创新研发与接轨市场的多元导向。

  5.我们也要重视毒品渗入校园的防治工作,在学校教导正确防毒观念,并从社会层面提高犯罪刑度、加强查缉绩效、跨部门整合、加强矫治功能等四大方向全面检讨“我国”的反毒政策与执行效果。

  再者,活化技职教育与高教转型发展:

  1.强化“术业专攻”的技术教育,加大“産学合作”紧密度,不让学校所学和市场所需脱节。

  2.鬆绑相关法规,放宽国际人才来台限制,吸引国际资源,支持大专校院之国际産学研发与深耕。

  3.连结国内外企业推动大专校院创新转型,协助科技大学转型为终身学习或技职能力发展中心。

  我们也需要一个“文化立国、産业立命”的文化政策。首先,“文化部”必须将台灣过去沦为政治工具的文化共识拨乱反正,过去二十年的“去中国化”是一场政治骗局,説穿了都是为了选举。但2020年的台灣不能再搞这种文化革命,我们已经失去了20年前可以成为全球华人文化圈中心的契机,怎幺能一错再错?

  我也会积极推动亚太文化创意産业营运中心的成立,在全世界各地都有政府带头做文创産业聚落的成功案例,和民间力量与合作,建立一个具有一半孵化、一半实务功能的国际文化创意园区,集人才培育、场域借用、配套供应、商品展示、市场测试、仲介媒合、交流论坛、风投基金等功能于一身的全方位文创産业平台。

  同时,台灣社会面临的另一个最大的问题,便是高龄化所産生的照护问题,好的照护中心十年都排不进,公立的照护中心更是没人敢进,而庞大的照护支出,更俨然已经成为年轻人心中的最痛。

  民进党政府提出长照2.0,但实施至今三年以来,却出现了服务不足、分配不均、申请繁琐及财政不稳等四大缺失,导致目前普及率还不到四成,而在遗産税及烟捐日渐减少之际,还随时有断粮之虞。

  而为了要改善这样的问题,我提出“让政府来照顾您的父母”,仿傚日本建构“长照保险制度”,每个人在工作期间都要强制投保,日后每位超过六十五岁的人,若要进入安养中心都不必支付任何费用,一半由长照保险支付,一半由国民年金支付,让老人照护不再成为年轻人的负担,由政府来照顾您的父母,完成长照的最后一哩路。

  在年金改革部分,未来如果我当选“中华民国总统”,我将会在“不债留子孙”,“不增加政府财政负担”的前提之下,仿傚新加坡模式,成立主权基金,改善年金的经营绩效,全面提高年金的投资报酬率。以“开源优先,节流为辅”的原则,扭转现行的“政府经营摆烂,退休朋友遭殃”,的错误改革方式。

  文化影响教育、教育塑造青年、青年决定社会,未来我若有机会领导台灣,我一定会从方方面面来改善台灣社会的对立与虚耗,我更将以身作则,推动执政团队与政府部门的廉能文化,立下贪腐切结书,绝对选贤举能,打破颜色用人规律,化解台灣社会长期两极对立,打造高效政府,创造清廉政治。